The Bank of East Asia

关于东亚银行

互联网在香港的发展潜力

2000年6月

在过去18 个月,投资者或本地公司对本港发展迅速的互联网业务感到浓厚兴趣。然而,在兴奋过后,许多人对这些经常亏损,但股价却节节上升的互联网业务感到困惑。什么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取胜之道?若果互联网业务主宰未来新经济的路向,香港是否有所需的条件令这行业蓬勃发展?

我们认为资讯中介(Infomediary)的角色是决定互联网成功的主要因素,透过"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customer empowerment)和"商业协作"(business collaboration) 两个步骤,互联网能创造庞大的经济效益。在这几方面表现出色的公司,将可取代或重组现存众多的商业中介服务。香港所面对的限制主要是细小的本地市场和一些消费者抗拒网上购物。然而,香港长期扮演的中介角色以及活跃的商业社会,将成为克服这些困难的重要因素。这令我们相信互联网在香港具有庞大的发展潜力。

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为消费者跟世界各地提供立刻联系。他们可以向世界每一个角落索取资料、购物或发放消息。然而,强大的网络连系却造成资讯泛滥的问题,令买家难以有效地找到所需的资料。在互联网世界里,消费者需要一个新的中介角色,帮助他们掌握网上资讯,如供应商的网址和其相关的资料。因此,一种资讯中介的新行业便应运而生。资讯中介的功能在于:( 一) 透过"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加强买家的议价能力和帮助卖家了解买家的需要。( 二) 透过" 商业协作" 令买卖双方共同为该行业创造新秩序。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资讯中介可以为买家提供资料,加强他们的议价能力,其中包括货物和价格的比较、市场最新动向等资讯。这些市场资讯都是买方有兴趣知道,而卖方没有兴趣提供。资讯中介的目的是将议价能力由卖方转往买方。其他增值服务如提供个人网页亦可包括在内。透过这个过程,买家逐渐发现资讯中介可以为他们带来更多选择、更便宜的价格以及更有效率的服务。

此外,在互联网世界里,买家在网上的活动均可记录在案及加以分析。资讯中介因而可以通过买家使用其服务,得到有关消费行为的资料。同时,透过分析买家提供对市场的意见,资讯中介更能了解买家的需要和喜好,从而协助卖家更准确预测买家的需求和发掘新的消费项目。

商业协作

当使用资讯中介服务的买卖双方数目达到一个高水平," 商业协作" 便会出现。这个阶段的作用在于为现有的商业关系创造新秩序-- 体现于买家采购行为的转变。

在"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的过程中,个人掌握市场资讯的能力大为提升。现时买卖双方之间的交易模式变得缺乏效率,许多现有的商业关系需要重新组合,以便提升经济效益。然而,旧有商业关系下的既得利益者,可能是这些转变的障碍。推动行业改革和建立新商业秩序的任务,便落在资讯中介的身上。

买家增加对资讯中介的信任,使它处于有利位置,从而引入一个全新以及更具效率的商业模式。一个理想的安排是利用资讯中介提供一站式网站,将买家所需的资讯和购物平台全部包括在内。以商业对商业的互联网公司为例,它们的网址应包括供应商的资料、货品的详细内容、价格比较、与供应商联系以及其他相关的资料。买家可于任何时间在这平台上发报、查询或改动采购的订单,以减省通过电话或传真去处理繁复的沟通和协调工作。在某些情况,卖方甚至可直接进入买方的货存资料库,提供按时送货服务。

买家逐渐采用这新方法,会增加资讯中介的影响力,从而游说卖方参与这种新商业模式。规模较细而具效率的卖家通常会欢迎这种转变,因为可以帮助他们增加工序外判,及绕过一些不必要的中间程序,以降低营运成本,同时亦有助他们接触更多顾客。他们提升竞争力后将迫使效率较低的卖家随后加入。当改革的趋势形成后,旧有商业模式底下的既得利益者便起不了太大的阻挠作用。

然而,实际上并非所有" 商业协作" 都会带来行业的全面改革,但即使局部改革亦会为买家带来相当的利益。资讯中介令卖买双方可以整合,一起为行业重组,使资讯中介的角色由资讯提供者提升至市场革新者和" 商业协作" 者,为各行业带来庞大的经济效益。

在这方面成功的公司毋须一定是纯互联网中介公司,互联网书店亚玛逊(Amazon) 扮演卖家的角色,而传统公司戴尔电脑(Dell Computer) 则是成功通过互联网重组业务。但他们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能够充份掌握和发挥资讯中介的作用,对行业内的商业运作推行改革,为顾客提供最佳的价格和服务质素。

香港发展互联网业务的优势和面对的限制

限制

利用以上的"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和" 商业协作" 模式,我们可以剖析香港发展互联网业务的潜力。基本上,香港面对两方面的限制。首先,香港拥有一个细小的本地市场。互联网提升资讯能力的效益与市场规模成正比,庞大市场代表广阔的顾客基础,令投资更物有所值。此外,一个规模庞大的市场,容许公司针对每种顾客的需求提供细致的服务。然而,香港人口只有约700 万,经济规模小,限制" 提升客户资讯能力" 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因此,许多在规模较大的市场能够成功发展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未必能够在香港生存。

此外,人口少亦阻碍本地行业的重组。" 商业协作" 的作用主要是改革行业内的经营模式,当中包括游说卖家转变以及融入新的商业网络。市场内卖家的数目必须达至一定的水平,方能创造出足够的势头,否则现存商业模式的既得利益者,可以轻易瓦解" 商业协作" 的努力。香港虽然拥有一个自由市场体制,但人口少令某些本地行业未能为卖方制造足够的竞争环境,令" 商业协作" 的成功机会大减。

第二,市民对网上交易的保留态度阻碍了互联网业务的发展。在" 商业协作" 的过程中,买家的采购模式需要有所转变,转变越大" 商业协作" 便越成功。香港消费者抗拒在网上购物是" 商业协作" 的最大障碍。例如,若买家不透过互联网购物,资讯中介便无法了解买家的消费模式。网上购物是买家支持新商业模式的最佳证据。

科技发展最终必能解决保安的问题,届时,买家将会适应新的采购方法,但短期内这将难以实现。期间,商业对消费者的互联网业务将最受影响。另一方面,本地细小市场的限制将难以解决。香港互联网业务若要成为经济的主要动力,必须寻找途径拓展海外市场。

优势

纵使面对以上所提及的不利因素,我们相信香港互联网业务的发展拥有三方面的优势。首先,香港拥有一个具活力的商业社群。在" 商业协作" 的过程中,资讯中介需要说服买卖双方参与新的商业网络,这需要对买家的需求有透彻的了解,以及有正确的策略驱使卖家作出转变。此外,需要克服现存商业关系的抗拒,如主要的供应商,和面对其他网络商业竞争对手的挑战,这的确是一门不容易经营的生意。成功互联网公司需要具有相当的效率、灵活的管理模式、能适应激烈的竞争以及愿意承担风险。香港的商业环境正拥有这些特质。近期许多地产公司开发互联网业务,以及频繁互联网业务的收购和合并皆是提供香港这方面优势的有力证据。

第二,香港本地市场虽小,国内市场却非常庞大。香港是内地最大的外来投资者,国内22,070 亿港元的外来投资当中,香港占了一半。投资遍及制造业、旅游业、地产业和基本建设。仅在广东一带,香港公司所聘用的员工人数便接近500 万。与此同时,香港是内地最主要的服务业中心,提供运输、银行、保险和其他商业服务。这些商业关系成为一个广阔的平台,让互联网公司发展业务。此外,这些传统业务与国内本地经济有 紧密的连系,成为互联网公司拓展国内市场的一个自然的踏脚石。广泛的商业关系和对当地行业的深入了解,对发展国内商业对商业的互联网业务尤为重要。这是由于传统上,个人关系在华人商业社会中十分重要,加上国内互联网渗透率低,在发展互联网经济步伐稍迟。所以若由资深的行内人士发展商业对商业互联网业务,往往能事半功倍。这给予香港在发展国内电子商贸方面一个关键的优势。

第三,香港活跃的金融市场有助增强互联网相关业务的发展。若果互联网业务没有正确的商业模式将难以维持。纵使朝 正确的方向发展,一步的错误,足以令业务发展陷入困境。潜在的高风险令互联网公司难以取得银行借贷。然而,香港的股票投资者和许多资金雄厚的公司,对投资国内以及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均感到兴趣。这些集资渠道对互联网公司极为重要。香港自然成为发展国内互联网业务的基地,这与香港一直扮演国内门户的角色一致。

因此,香港在发展国内商业对商业的互联网业务上具有相对的优势。国内庞大的市场可以解决香港细小本地市场的限制。相比商业对消费者的模式,商业对商业的互联网公司为" 商业协作" 提供更多的发展空间。这将为香港互联网业务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

结论

商业中介角色在新经济中仍然存在,但其功用和所需的技术已经改变。传统的中介业务通过不透露商业资讯来增加盈利能力。可是,互联网的出现,提供了一个有效率的渠道去收集和传送资讯。新的中介业务藉 帮助买家克服资讯障碍和提供增值的资讯来赚取利润。由于互联网的中介服务可以供上百万人同时使用,令所需的边际成本亦相对低廉,这令竞争不再只眼于价格,亦以服务多元化和创新取胜。使用者不但要求所提供的服务能有效地满足他们的需求,同时,他们亦期待有新意。

理论上,资讯中介透过" 提升顾客资讯能力" ,以及深入的" 商业协作" 服务,便可以取代许多旧经济公司和淘汰其他新经济里的竞争对手,胜者称王的憧憬,说明了为何在亏损的环境下,全球互联网股价升的原因。

然而,这种期望在现实世界可能是过份乐观。首先,资讯中介需要通过一段时间,方能证实他们所提出的商业模式是否可行。同时,亦要面对竞争对手可能提出相同甚至更好的服务。此外,在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下,资讯中介能否在保持市场占有率的同时,赚取可观的利润亦成疑问。其中一个提议是通过创新的服务达致深层的" 商业协作" ,藉此增加买家对互联网服务的依赖,但成功与否仍需时间来证明。这解释了全球互联网股票檟格的大幅波动。我们相信每个市场有自己独特的改革途径,这视乎行业本身的特征和资讯中介的策略。

如果互联网络是提升而非淘汰中介角色,我们相信香港有潜力发展成为区内的互联网中心。一个愿意承担风险和具活力的商业社会、一个庞大潜力的国内市场,以及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深入认识,都成为香港的优势。然而,企业家以及投资者均需要首先放弃以往短视的投机态度,学习建立一个能真正增值的互联网业务。因此,香港下一阶段的经济转型将是把物质世界的中介角色转移到数码空间当中。

经济分析所表达的论点,并不一定反映本行司理部的立场。各方如有转载本报的全部或部份内容,均须注明资料来源。如有任何查询,请电:2842-3513,传真:2877-6707,或邮寄香港邮政总局信箱31 号经济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