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nk of East Asia

关于东亚银行

国际大都会的挑战

2000年2月

引言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首长董建华的第3 份施政报告中,他强调希望建设香港成为与纽约和伦敦同级的国际大都会。这个观点成为了热门话题,并且普遍得到社会人士的支持。

纽约和伦敦是典型的国际大都会,她们最显著的特点是:( 一) 国际融资及交易的集散地;( 二) 制造业支援服务的中心;( 三) 制造业萎缩但国际银行及服务业则上升;( 四) 跨国企业的决策和联络中心;( 五) 能够吸引庞大的国际投资资金;( 六) 拥有大都会文化及消费意识等。在这些准则下,香港拥有其中一些条件,但缺乏其他的特征。因此,在国际大都会的排名上,香港仍然不能跟纽约和伦敦相提并论。

然而,要发展成为世界一级国际大都会的过程将不会容易。香港在提升其国际大都会的级别时,必须先开放更多的经济领域,透过引入竞争来提升香港的增值阶梯和改善市场效率。但是,在这发展过程中,香港必须面对和解决一些基本困难,这些困难与纽约和伦敦在80 年代所经历过的相类似。首先,在纽约和伦敦,由于制造业职位流失,导致失业率长期高企。此外,随80 年代私有化及开放市场的热潮,国际融资和制造业支援服务亦应运而生。这些经济转型导致失业率不断恶化。第二,市场需要更多知识密集劳工,但低技术劳工的需求却减少,令财富差距更加拉阔。第三,一些国际大都会曾经经历过财政危机,令这些政府削减公务员数目及公共服务。在70 年代中期,纽约和东京也曾经历过严重的财政危机;而伦敦的财政问题则以长期缩减政府架构来取代1 。这些问题我们称之为「国际大都会的特征」,我们预期当香港逐步发展成为国际大都会时,香港将与其他国际大都会般面对这些难题。

纽约和伦敦的经济转型

1977 至1985 年间,纽约与伦敦的国际银行业和制造业支援服务开始取代工业,成为带动经济的火车头。期间,纽约的制造业从整体就业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一点九下降至百分之十五点二;伦敦的制造业占整体就业人口的比例从百分之二十二下降至百分之十六。另一方面,纽约服务业的就业比例从百分之六十三点七上升至百分之七十三点八;伦敦服务业的比例则从百分之七十三上升至百分之七十八点五。

可是,由于服务业未能立刻吸纳来自制造业的失业人口,整体就业水平因而下降。在1977 至1985 年间,纽约整体的就业水平只上升百分之五点五;而伦敦整体的就业水平则下降百分之四点八。同时,由于大量制造业总部以及有关的写字楼相继迁离这些国际大都会,税收因而减少。结果,这些政府必须将公营资产及服务私有化,并削减员工数目,这些改革均导致失业情况恶化。但是,当纽约和伦敦晋升成为世界级的金融中心后,它们创造出更多高层次的工作2

香港的经济转型

香港的经济转型开始于20 年前。随 中国实施开放政策给外国投资,本港的制造业纷纷迁往内地。制造业占整体就业比例从1980 年的百分之三十八点四下降至1997 年的百分之十四点一。另一方面,内地的厂商需要法律、融资、会计、公共关系、广告、保险等制造业支援服务。结果,服务业的就业水平从1980 年的百分之四十五点一上升至1997 年百分之六十四点二。然而,香港并没有出现如美国及英国在1980 年代所经历过的过渡问题─主要是高失业率及财政危机。事实上,1980 年至1997 年间,香港的整体就业水平上升百分之三十八点四,政府的财政盈余从1980 / 81 年度的67 亿港元攀升至1997 / 98 年度的868 亿港元。

经济转型得以顺利过渡可归功以下两个原因:( 一) 1970 年代末期,中国采取开放政策不但吸引香港厂商迁往内地,同时亦促进了中国与世界之间的贸易,香港作为转运中国货品的角色亦日益重要。1978 至1995 年的18 年间,香港的转口贸易有17 年是录得双位数字增长。贸易方面的财富效应带动了物业的需求,同时亦吸引劳动人口离开制造业。( 二) 人为因素令商业及住宅物业供应短缺,资产价格犹如火上加油,地产市场及相关的建筑业因而受惠。结果便出现了泡沫经济,并大幅刺激私人消费、零售业及服务业的需求。这样便增加了服务业的就业机会,并且吸纳了制造业的失业工人。

经济泡沫破灭后

亚洲金融风暴令资产泡沫及中国贸易同时收缩,使先前经济转型应该经历的问题逐渐呈现。

随着亚洲经济收缩,中国贸易大幅下降,香港的转口贸易从1997 年第3 季增长百分之四点二,转为1998 年第3 季下跌百分之六点六,地产业和私人消费亦大幅萎缩。期间,服务业和零售业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二点八上升至百分之六点二;建造业的失业率更从百分之二点四大幅上升至百分之九。

贸易和服务业下跌亦暴露了政府财政状况的问题。企业盈利下降、失业率高企、市民收入下降均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同时,地产业衰退令物业相关税收占政府总财政收入的比例,从1996 / 97 年度的百分之三十五,下降至1998 / 99 年度约百分之十五左右。

另一方面,经济繁荣时期大量增加的社会开支开始腐蚀特区政府的财政储备,加上政府在经济低迷时实施刺激经济措施的支出,更加重财政负担,令1998 / 99 的财政年度录得232 亿港元的财政赤字。根据特区政府的估计,1999 / 2000 年度的财政赤字将增至365 亿港元,而2000 / 2001 年度的财政赤字则估计为56 亿港元。随地产泡沫破灭与失去强劲的转口贸易作为经济支柱,香港将会同样经历纽约和伦敦在早期经济转型时所面对的问题。

特征一:失业率高企

在亚洲金融风暴后,香港经济正经历另一次的结构性转型,低技术工人可能面对持续高企的失业情况。首先,政府已手对某些行业如电讯与银行业开放和改善市场效率。其他经济领域如航空业和公用事业仍有更多开放和竞争的空间,同时,透过外判政府工序和私营化亦可提升政府整体的营运效率。这趋势将提升行内的竞争,加快市场收购合并的步伐,令私人机构更有效率。但在这过程中,失业裁员的数字难免上升,未来的高增值工作将要求员工拥有更高的技能。

第二,特区政府鼓励发展的行业均以知识密集为主,如资讯科技、中药和时装设计等,这些行业涉及专业与专家的职位。此外,电子商贸的发展会令一些低增值的商业服务失去优势,例如文员、会计以及贸易支援服务,未来可能迁往其他较便宜的地区,适合低技术人士的就业职位将继续减少。

第三,中国加入世贸后将增加中国与世界各地的直接贸易,减少倚赖香港作为转口港,香港转口贸易中较低增值的工作岗位将迁往内地。香港转口贸易将需要依靠更多资讯科技来改善生产力,技术较低的工人将难以适应新经济的要求。所以当香港逐步成为国际大都会时,财富差距亦将会扩大。

特征二:财富差距扩大

正如纽约和伦敦的发展,一个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对高薪酬及高技能雇员,如金融、法律、科技和其他专业的需求将会不断增加。虽然贫者未必愈贫,但富者则肯定愈富。除非低技术工人能够提升个人的技术水平,否则财富差距的情况将会扩大。

香港的薪酬差距在金融风暴后稍为扩大,专业人士薪金的中位数由1997 年第2 季的28,000 港元上升至1999 年第2 季的30,000 港元。同期非技术性工人3 的薪金由6,000 港元下跌至5,500 港元。随经济持续转型,将有更多低技术人士面对长期失业的问题,他们的生活水平亦会相应下降。这方面的发展将会分化香港社会。虽然有意见认为应该扩大社会安全网来解决问题,然而,正如以上提及,以现时政府的财政状况,究竟还有多大空间来扩大社会安全网亦成疑问。扩阔财富差距纵使不受欢迎,但这是国际大都会如纽约以及伦敦的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的。

特征三:财政赤字

随着香港经济逐步远离物业主导的发展模式,特区政府再不能( 亦不应该) 像金融风暴前,百分之三十五的政府总财政收益是倚赖物业相关的收入。此外,中国加入世贸后将有更多转口贸易相关的经济活动迁往内地。所以现时所面对的财政赤字是一个长远的结构性问题。

有见及此,政府现正推出一系列措施来精简政府架构,包括( 一) 政府部门如水务署私有化;( 二) 社会服务外判;( 三) 将地下铁路公司的部份股份上市;( 四) 公务员入职薪酬削减百分之六至三十一;和( 五) 削减公务员福利如房屋和子女教育津贴等。在增加政府效率及降低财赤方面,纽约和伦敦,以至现时的东京均有类似的经验,因此,预期这类改革将会陆续推出。

教育制度─减少劳工市场的错配情况

大部份低技能劳工的技术和知识水平未能赶上新经济的需要,是财富差距拉阔和失业率高企的主要原因之一。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教育制度最重要是提高劳工的灵活性和技术水平。长远而言,本地而非进口的专才和知识份子,才是建立一级国际大都会的重要支柱。因此,我们的教育制度将负起减少劳工市场错配的重要角色。

在第3 份施政报告中,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强调" 终生学习" ,并且勾划出改革幼儿教育以至高级程度教育制度的蓝图,同时亦要求改善校长质素以及成立社区进修学院给予任何年龄人士。政府这方面的政策普遍受到大众欢迎,然而,政府可更积极地透过增加税务优惠以及政府奖学金来鼓励市民进修。当然,政府能做到的仍然有限,最重要的还是市民对提升个人学历采取积极的态度。因此,我们的教育改革也必须注意到提高阅读、学习以及终生学习的文化。

结论

正当特区政府确立建设香港成为一级国际大都会时,我们也必须清楚明白及准备解决发展过程中所衍生的问题。过去,地产泡沫以及中国开放政策带动的转口贸易,减少了香港在制造业转型时所经历的问题。然而,当香港朝向高增值的经济领域时,香港仍然要面对纽约和伦敦在80 年代经济转型时的问题。

随着地产主导经济的年代结束,标志 这些转型问题只是延迟出现。在2000 年初期,香港仍要面对结构性的失业、日益严重的财富差距和财政赤字等问题。若要提升香港服务业至更高效率和现代化的水平,很多经济领域仍然需要更多的开放和私有化。而这些改革所带出的经济问题也跟纽约和伦敦在80 至90 年代所面对的相类似。这是香港争取成为如纽约和伦敦般的国际大都会所必经之路。

1. 可 参 考 Saskia Sassen (1991). The Global City-New York, London, Tokyo.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可 参 考 Margaret E. Crahan and Alberto Vourvoulias-Bush (1997). The City and the World: New York's Global Future. New York: A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Book.
3. 非技术工人─包括小贩;家务助理及清洁工人;信差;私人护 员;看更;货运工人;电梯操作员;建造业杂工;渔农业杂工等。

香港经济

回顾

在前所未见的通货收缩下,香港经济在1999 年踏出复苏的第一步。1999 年第3 季实质生产总值上升百分之四点五,期间消费价格下跌百分之五点九。出口增长反弹是经济回升背后的主要动力,特别是货品及服务出口分别上升百分之八点一和十点二。

本地经济表现较为逊色,私人消费在第3 季温和上升百分之三。零售业减价成功地增加销量,但未能令利润上升。同时,由于失业率持续高企于百分之六的水平,消费信心仍然未能全面回复。商界的投资气氛在年内仍然薄弱,地产市道呆滞以及通货收缩增添投资者的顾虑。在1999 年首9 个月实质投资下跌百分之十九点八。纵使如此,凭外贸回升,估计1999 年的实质经济增长为百分之二。

展望

展望未来,外围环境改善将继续推动香港经济向前。由于预期香港主要贸易伙伴在年内将有稳定的增长,货品和服务业出口估计分别有百分之九点九以及百分之六点五的增长。纵然海外需求转强,本地出口增长仍显著较转口贸易缓慢。中国加入世贸将加快制造业北移。本地出口估计只有百分之二增长,而转口贸易则有百分之十一的上升,同时,预料入口将因要补充存货的需要而上升百分之十一点五。

另一方面,本地经济的增长将仍然滞后。贸易相关行业的改善有助增加就业机会以及商业收益。此外,外资因中国加入世贸而继续增加在本港的投资,加上公营基建发展上升,这将有助改善本地投资和个人消费的气氛。然而,由于失业率持续高企、行业改革开放以及价格未能回复到健康的轨道上,内部消费将持续滞后。因此,估计投资和私人消费分别只有百分之三点五以及三点四的温和升幅。经济资源将继续由内部经济流向对外经济,预测2000 年实质经济增长将会上升百分之四点五。

主要经济指标预测

 实质增长率
  1999@ 2000@
1. 内部经济
私人消费开支
政府消费开支
本地固定资本形成总额
 
1.8
4.0
-14.2
 
3.4
4.0
3.5
2. 对外经济
货物出口总额
   本地产品出口
   转口
货物入口
服务出口
服务入口
 
2.6
-9.0
4.5
0
2.0
0.5
 
9.9
2.0
11.0
11.5
6.5
3.0
3. 实质本地生产总值 2.0 4.5
单位:百分比
@ 东亚银行经济研究部预测

经济分析所表达的论点,并不一定反映本行司理部的立场。各方如有转载本报的全部或部份内容,均须注明资料来源。如有任何查询,请电:2842-3513,传真:2877-6707,或邮寄香港邮政总局信箱31 号经济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