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nk of East Asia

关于东亚银行

中国加入世贸后香港经济的重新定位

1999年11月

引言

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在1999 年第2 季开始由负变正。但这个较市场预期好的数据却未能引起乐观的情绪。商界、学术界均察觉到这次经济调整的周期非比寻常。香港经济正面对市场开放、通货收缩以及其他根本上的转变。同时,社会人士忧虑香港复苏步伐较其他亚洲经济缓慢。此外,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对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可能构成一个不稳定的变数。

在本分析中,我们指出缓慢的经济复苏对香港长远发展反而有利。在港府一贯的积极不干预政策以及在市场导向下的经济调整,将加强香港营商成本以及营商质素的竞争能力。此外,香港可以把握目前的机会深化经济改革,提升整体的经济效率。

中国加入世贸对香港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随内地朝向市场经济发展,中港两地经济模式的差别将逐渐减少。长远而言,这将淡化香港作为中国窗口的中介角色。因此,发展高增值行业以及致力提升整体的经济效率,将成为香港未来的必然出路。

香港经济的复苏速度为何较其他亚洲经济缓慢?

自1997 年金融风暴扩散至整个亚洲以来,多个亚洲经济在1999 年初开始出现颇强劲的复苏步伐,香港经济却是一个例外。这是否反映香港经济所面对的问题较其他亚洲经济严重?我们认为香港经济复苏较慢,是因为特区政府选择调整本地价格以及调整经济结构而非采取货币贬值方法。

香港的市场主导经济

不少亚洲区内的经济均致力发展重点工业,努力争取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为使国内重点工业获得更多资源以及维持稳定的经济增长,亚洲区内的政府多通过种种条例以及非市场机制来减少本地市场的竞争。在政府主导的经济体系里,主要的融资渠道为银行而非债券或股票市场。通过协调银行体系的运作,亚洲政府可以控制利率水平和影响资金的投放。这种方法令政府有效地引导经济的发展。

在亚洲货币危机当中,多个亚洲政府被迫放弃固定货币汇率机制。虽然货币贬值引发区内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却加强了该国出口价格方面的竞争能力,并且帮助这些以工业为主的亚洲经济,藉强劲的出口走出衰退。同时,这些亚洲政府对经营上出现困难的公司提供援助,这亦是加快这些亚洲经济复苏步伐的主要原因。

相比之下,香港一向采纳以市场导向为主的经济体系。政府扮演中立的仲裁角色是此经济模式的最大特色。政府以维持市场的正常运作为己任,其中包括保护产权、执行条例、确保公平的营商环境以及提供各方面的基础建设。当中政府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市场干预或削弱市场效率的行为。这种哲学成功地培育出一群具有敏锐市场触觉的商业社群,这使香港能在过去20 年在亚洲区内把握商机。

面对亚洲金融风暴,特区政府选择维持联系汇率。在这安排下,香港的货币政策虽受到限制。本港却成功地倚赖市场调节机制,通过价格调整和经济结构重组来解决香港竞争力下降的问题。这个调整过程需时较长亦较为艰巨,但改革方向切合香港经济前景。

资产泡沫爆破

在过往10 年,香港经历了负实质利率、有限土地供应,以及强劲的房屋需求下导致与物业相关的资产价格暴升的现象。正财富效应刺激内部需求,令生活与营商成本不断上升。这严重削弱了本港经营成本的竞争能力。许多非物业相关的行业被扼杀了生存空间。随资产泡沫爆破,内部需求萎缩,迅速形成了一个经济真空。香港经济亦随即堕入衰退和通缩当中。

经济衰退令生产元素过剩并促使价格下调。可是,当经营成本水平降至较具竞争能力时,新行业将会涌现。香港经济正重新发展以非物业相关的行业,如旅游和数码商业等。同时,香港亦把握时机推行经济结构改革,其中包括减少行业监管和精简政府架构等,给予市场更多运作空间。这个调整过程虽然拖慢了经济复苏的步伐,但亦会改善整体经济的效率,这是单靠货币贬值无法达到的目的。从这个角度看,现今价格和薪金下调以及其他的经济困境,不单只是维持联系汇率下的必然调整,同时亦是针对香港竞争力下降的一个极迫切的改革。

中国加入世贸后香港的生存策略

对失业人士或正在挣扎求存的公司老板来说,经济调整既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同时对他们所面对的迫切问题不能提供立刻的帮助。可是,这种批评却忽略了香港经济未来所面对的重大挑战──中国加入世贸后将开放国内市场。以往,香港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建基于中港两地经济体系之差异。香港扮演一个特别窗口的角色,成为货物、资金、人才以及资讯流入国内的一个重要跳板。

然而,中国加入世贸后,中国经济将更融入国际经济体系。市场开放令国内经济跟香港经济模式更接近,外资参与国内服务业或商品市场的空间亦将会更大。竞争加剧亦会提升中国经济的效率,这种改变将会削弱香港现有的优势。本港许多低增值的中介业务在3 至5 年间将会逐渐式微。所以,香港经济需要重新定位,探索未来的新路向。

在中国市场中重新定位

中国人口达13 亿之多,中国市场的全面开放将为香港带来许多商业机会。可是,港商亦要面对跨国企业的竞争。但香港商人长期投资国内,对大陆市场认识较深,亦建立了良好的商业关系。加上文化相同,这将给予港人一个有利的竞争条件。虽然这个竞争优势将不会持久,但给港人多一点时间在国内建立自己的市场空间。所以,港商需要改变心态,由以往的中间人角色转化为直接的市场参与者,由"前铺后厂"过渡到"策略性伙伴"的关系。

在内部经济方面,增值较低的行业将迁往其他国内的城市,而香港需要集中发展高增值业务。香港目前的经济转型扮演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香港不但需要改善在成本上的竞争能力,同时,亦需由政府以至各行各业的改革,将整体经济的效率提升至另一个水平。加上现有高质素的基本设施,香港将可成为一个高增值中心,为国内提供服务。因此,港商仍将倚靠本港经济优越的地方在国内市场继续发展。

数码商业是其中一个具潜质的行业。香港无论在资讯或意念的传送上均不受任何限制,同时,本港拥有一个完善的高效率电讯系统和法律架构,给予香港一个有利的条件发展数码商业,为国内市场提供服务。近月海外网络公司增加在港的投资,相信亦反映了这方面的趋势。

此外,在可见的将来,香港将继续成为区内主要的金融中心。相比其他以政府主导的亚洲经济,香港金融业较为开放和先进。现时的银行改革将令银行业更有效率。证券市场刚推出第二板市场,而债券市场亦渐趋成熟。这方面的发展不能仓猝而成,本港是经历了多年的努力和政府持久的支持。香港金融业的稳定发展和过往的业绩是投资者信心的保证,同时,亦是本港金融业的最宝贵资产,这将确立香港成为中国及亚洲处理资金增值的中心。

总括而言,香港未来的繁荣将更倚赖整体经济效率。各行业需要提供高增值服务以及具竞争力,方能有美好的前景。

高增值经济的要诀

劳工质素

在新的环境下,香港需要提供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令香港公司能在国内市场竞争。在未来知识密集的经济里,劳工质素是最重要的因素。环球经济一体化以及科技猛进,令沟通创意、分析能力以及灵活使用资讯科技等均成为对雇员的基本要求。例如,未来银行家需要于短时间内在互联网络上达成复杂的金融合约。又或者市场推广需要通过互联网络在中国全国同时间推行。我们的教育制度需要重新订定重点,使学生能掌握这方面的技能。政府在这方面所承担的责任是非常重要,这将决定香港知识为本的经济是否成功及未来的毕业生在新经济环境下能否生存。

政府协调

过往,中港两地商贸往来未见需要政府支援。但未来香港公司需要在内地市场直接跟外国跨国企业竞争,特区政府可能需要扮演一个较积极的角色。加强两地政府的沟通,例如,港府可以在国内的重点城市成立较高层次的"商贸协调办事处",为香港商业机构提供必需的支援。这对本港的中小型企业进军国内市场尤为重要。

总结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及开放国内市场,香港的优势已不能单靠中港两地经济制度的差异。未来的成功要素取决于整体经济的效率。将来国内的公司来港集资并不是因为在内地无法获得该等服务,而是因为在香港更方便及更有效率地完成该项工作。只有这样,香港未来的经济方能突围而出。

从这个角度,目前本港放宽对策略性行业的监管、公司重组、精简政府架构,改善教育及环保等已不再是遥远的议题,而是决定香港未来经济盛衰的关键所在。若然香港能承受今日经济转型的痛楚,本港经济未来的发展将较其他亚洲国家更出色和更持久。

经济分析所表达的论点,并不一定反映本行司理部的立场。各方如有转载本报的全部或部份内容,均须注明资料来源。如有任何查询,请电:2842-3513,传真:2877-6707,或邮寄香港邮政总局信箱31 号经济研究部。

图表一:失业情况
1999 年10 月,失业率上升至百分之六点二。然而,劳工市场的情况并非在恶化。相反,失业人数已在本年5 月平稳下来。

图表二:通货膨胀
通缩从7 月份的百分之五点五加剧至8 月及9 月份的百分之六点一。通缩的主要原因是住屋租金持续下跌。若果剔除这项因素,8 月及9 月份的综合物价指数应下跌百分之四点五及百分之四点一。然而,由于租约的限制,住屋租金的调整需时。因此,预期通缩仍然持续,情况有别于正在复苏的经济。

图表三:实质利率
实质利率是以最优惠利率扣除预期未来12 个月价格的变动来计算。这是一般市民面对的实质利率。许多人以当时通胀率来计算,得出Ri (Adaptive) 。但由于当时通胀率只反映过往价格的改变,对未来价格的转变未能作出可靠的启示,Ri (Rational) 则以未来12 个月通胀预测来计算。这数字在过去数月逐步下降而徘徊在百分之九至十的水平。

图表四:零售业销售
自今年7 月及8 月,零售业销售量开始录得正增长。然而,零售总值依然下跌。这意味 价格已下降至具吸引力的水平,导致消费意欲增加。而且零售总值的跌幅已在7 月及8 月份减慢,显示零售市场的价格调整可能接近完成。

图表五:对外贸易
随着亚洲经济及中国贸易的复苏,香港的对外贸易亦有所改善。在今年第3 季,进口比去年同期平均增长百分之四点四。另一方面,转口则在同期间增加百分之六点八。

图表六:主要屋苑楼价
在今年首6 个月,楼价的每月平均升幅只有百分之零点五。由于美国及香港的息率走势不明朗,令楼价在第3 季进一步下跌平均百分之一点六。另一方面,即使楼价自1998 年10 月反弹,现时的楼价水平只及1995 年11 月份的水平。因此,楼市仍未能称得上全面复苏。

图表七:整体住宅物业成交情况
自1999 年5 月,住宅物业市道淡静令物业成交价值及成交额同步萎缩。

图表八:贷款及存款
港元贷款在1999 年继续收缩,然而幅度已逐步收窄。同时,港元存款稳步增长。这两方面相反的发展令贷存比率下降至百分之九十四点一,是近年新低。